赵茜一身素衣,背着手站在了偏殿的门前,抬头看着漫天的星空,沉默中带着淡雅的静逸,直到我落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才启开了嘴唇,淡笑道:“为何不多留些时候?”

    “多情总伤离别。”我苦笑道,赵茜转过身,大大的眼睛看了看我,轻笑出声。伸出那双细致的手,整理了下我的衣襟:“可能就再没这么好的机会了,要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茜。”我笑容中带着难为情,这女子总是站在我的角度去考虑一件事,而我,却从未真正的站在她面前,即便多少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赵茜微笑着,淡雅得跟秋水一般照人。

    “你擅长卦算,能够算一卦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,和天姐姐一样,什么都算不出来,更何况我如今这修为,怎敢去算一位八劫真仙的命数?”赵茜很清楚我的想法,所以我就算什么都没有说,她也知道我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她说下去会有十成的把握取回先天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赵茜听罢,也跟着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天哥,天运有轮回,活着。就是期待再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对的。”我说道,坐在了偏殿门口的台阶上,看着天空的太阴星,一时也有些失神起来,如果一切都会轮回。那努力的活着,期待再遇确实是人生最大的信念,如再遇师父们,如再遇荆云那些已经逝去多年的过命伙伴,即便轮回,怕我也记得他们吧?

    赵茜看到我坐下,把裙摆提了起来,也坐在了我身边,她抱膝笑道:“天哥,还记得么?当年在四小仙道观的废墟那里,我和你,还有小飞他们,也是这么坐着面临离别……而最后,夏姑姑把我们带走,各入了道门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多年了。”我恍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甚至觉得我们可能再也见不着了……”赵茜怅然说道,她的话也是在安慰我,离别,未必就是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道: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赵茜很自然的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。纤尘不染秀发摩挲着我的面颊,仿佛浸入骨髓的情丝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在这等你,让你每次回来,都能看到全新的我们。”赵茜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‘嗯’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只看着蒙蒙的夜色里,天空那几道微微彩霞如寂静里渐渐的揭露着生机,让整个太阴星越来越淡,让心房中的晦暗逐渐的荡空。

    和牧中平约定的时间很短暂,并不具备让我过长时间的逗留。当然,也并非到过家门而不入的境地,所以和赵茜聊过了接下来的计划后,我又单独去见了惜君和宋婉仪、商宛秋她们,毕竟大家相聚一起。大部分时候表述总是要顾及到所有人,而单独见面,让她们也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惜君在这几年的成长中,已经越来越成熟起来,毕竟按照和大家一起生活的时间来算。情商无论如何也会跟着成长起来,不会再和之前那样只顾着自己做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宋婉仪,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言语中占我便宜,好比我说要拿出压箱底的绝活来治她,结果她立刻就把我牵引到了卧房中,一副要宽衣解带的样子,吓得我连忙制止而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结果她告诉我,中国古代有一种性教育工具是“压箱底”。它是一种瓷器,有的比拳头还小一些,外形多作水果状。有盖,内藏一对呈办‘羞羞事’状的男女。平时,人们把它放在箱底以辟邪,到了女儿出嫁前,母亲才把“压箱底”取出来。揭开盖以示女子,让她们体会“夫妻

【养鬼为祸(劫天运)】网址:https://www.biquge163.net/book/YangGuiWeiHuoJieTianYun/102781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