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扔出去。”谢渊冷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甫基本可以排除嫌疑,原因是他太蠢。回来之后一直在吃喝玩乐,压根不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谢渊威胁他的时候才有了要雇个跑腿人去把谢渊解决掉的想法,但这个想法还没有实施,他又被这个不讲武德的臭小子抓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!小子你别忘了,我是欧阳清乐的大伯,你要是把我杀了,她一定……”欧阳甫说不下去,想起欧阳清乐前几天的态度,好像他的死活跟她也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死如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钱,你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绪言在旁边哭哭啼啼抓着他的手,“大伯,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开。”他自己还自身难保呢,哪管得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绪言跌坐在地上,眼看着欧阳甫不搭理她,于是毫无顾忌把自己知道的破罐子破摔都说出来;“谢渊,这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之前还答应了禾家大少爷和姐姐联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甫差点吐了一口老血,“你别听这个小丫头片子的鬼话,是他们自己自以为是,我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渊不想听废话,让人把欧阳甫生拉硬拽拖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两个,谢渊矛头直指蹲坐在角落的刘助理,她的镜片裂开了,头发散乱,眼瞳黑漆漆的,没有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助理在工作期间可以说是非常任劳任怨,上班从不迟到早退,任务完成及时,但有时候正因为这些不能注意的零碎才是最强的伪装,谢渊在的时候,这些助理基本是在外面把工作交接给他,不能怪他多此一举,而是人心难测,他经历过一次,不敢让欧阳清乐经历和他一样的伤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比,淋过雨的人,总想给别人撑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还是没有保护好他的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渊排查过总经办的几个助理,刘如笙是五年前进入欧阳集团,底子很干净,土生土长的双燕市人,父母生活在贫困地区,她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到市中心,一步一步爬上了这个位置。谢渊再次查起时,她的父母在两年前普伦斯联盟和铂金特卫队开战时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前,什么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如笙目光黯淡,摇头否认;“不是我,我没有和张翎联手陷害乐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恰恰是因为她身上这股镇定自若的自信,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    谢渊手里把玩着高尔夫球杆,脸部线条锐利流畅,轮廓线硬朗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攻击性,却偏生长了一双眼型特别温润的杏眼,瞳孔很亮,却充满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清乐那边情况还不稳定,他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,在球杆抵在她手指时淡淡的别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不由自主大声惊叫,疼的眼泪直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渊在欧阳清乐面前没有脾气,极其温顺,以至于给人的感觉是很好欺负,毕竟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,就算戴上了人类的伪装,骨子里的嗜血是遮不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暴戾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问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渊加重了力道,食指

【他来时撞碎山河】网址:https://www.biquge163.net/book/TaLaiShiZhuangSuiShanHe/100190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