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胡说!”

“我们主子不可能做这等事!”

“对,齐远侯你休要把此事栽赃到我们辽源头上,这就是……”

话未完,齐远侯猛然大吼,“我们帝临若这般卑鄙,十一年前的大战,你们辽源早便被我们帝临打成落水狗!”

“这几日,我们黎洲还能容忍你们这般不断挑衅!”

“我们帝临早把你们辽源给赶出黎洲,让你们滚回你们那蛮荒之地!”

吼声震震,商凉玥的耳膜嗡嗡作响。

但她的心,却是被震动了。

老将军的气魄,就是如此!

辽源兵士安静了。

“为何今日这些百姓会对你们出手,是因为本侯早已料到你们会取道青水山,富裕山,特与覃王殿下一人在一山脉埋伏。”

“可我们猜中了你们的计谋,却未想到你们会这般对我帝临百姓。”

“一万个帝临百姓,就这般被你们伤害。”

“既如此本侯还顾及什么?”

“引这一万个百姓入城,把他们引到你们面前,让他们对你们动手,把你们逼出我黎洲。”

“我帝临,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!”

商凉玥的耳膜响个不停,脑子也跟着嗡鸣。

但齐远侯的话却字字清晰的落进她耳里。

竟是如此。

果真,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“如若今夜你们未用这般卑鄙手段,直接集齐你们辽源所有兵力,对我黎洲城总攻,兴许还有胜利的可能。”

“但在你们走了邪门歪道的那一刻起,你们注定是失败!”

“你们永远都成为不了大国,永远都不可能占领我黎洲,占领我帝临!”

终于,下面的人不再说话了。

他们一个个都低了头。

谁不是普通百姓,谁不是从百姓过来的?

这般手段,确然可耻。

“回去告诉你们主子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“老天在看着!”

“……”

辽源兵士退兵了。

他们一个个士气满满的来,无比颓败的回了去。

而这一次,他们受的打击比之前更厉害。

相信,经此一战,他们没个几日,缓不过来。

商凉玥看着辽源兵士走远,消失,她看向下面的帝临百姓。

他们未跟着去,他们在看着齐远侯,那布满黑色藤蔓的眼睛,似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。

是眼泪。

商凉玥心里一紧,说:“侯爷,小的会点医术,现下便去查看她们,看看她们可有救!”

不待齐远侯回答,商凉玥便往下面跑。

齐远侯下意识想说话,手都伸出了,商凉玥却未有影了。

看到此,齐远侯笑了。

这小兄弟,实诚人!

商凉玥飞快跑下去,她未跑出城门,而是直接蹲到一个死了的帝临百姓面前,拿起一根银针,按在百姓的脉搏。

她心中猜测这些百姓被控制是因为蛊。

但也可能是毒。

但不论是蛊还是毒,她都得小心。

尽管这人已死。

商凉玥感受银针下面的脉搏,有细微的跳动。

似乎,里面有那么一丝的联系。
<

【皇叔宠妃悠着点商凉玥帝聿】网址:https://www.biquge163.net/book/HuangShuChongFeiYouZheDianShangLiangYueDiYu/101544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