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  虽然话语有些愤青的味道,但道理确实如此。

  那些平民为了权势以及财权,她们不怕出卖自己的身体,只要能得到她们想要的。

  当然了,也会有不愿意的,但这其中的比例谁也掌握不好。

  最好的做法,就是看之,任之。

  当然了,李瞒明白,但也不会说出来。

  毕竟水月儿姑凉还是太单纯了。

  回到水冰儿她们的住所。

  李瞒轻轻的撕开裹着的纱布,微微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伤口微微的崩裂了些,有些血迹透过纱布染红了些许衣袍。

  就在这时候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的伤真的好了,你们男人都这么喜欢爱逞强吗?”

  水冰儿透过房门,走了过来,看着李瞒撕开的纱布,轻声的问道。

  李瞒闻言,转头看去,水冰儿依旧穿着那件天蓝色的长裙,白色的纹路点缀,勾勒出迷人梦幻的完美身姿,青丝随风而动,一双眸子泛着万般风情,有些责怪的看着李瞒。

  “逞强吗?也许吧。”

  李瞒摇了摇头,没有否认,因为这个确实是男人的本能。

  爱面子是男人的一贯作风。

  不管在何地,只要妹子,那么一定不会让自己掉面子。

  而谁让自己掉面子,就算是一个耙耳朵(怕老婆),在公众场合也能发挥出惊人的能量。

  当然,怼完之后,回家跪不跪搓衣板,那又是另一个话题了。

  “别动,我帮你。”

  水冰儿没有再说一些责怪的话语,转过身拿过医药箱,对着李瞒说了一句,便温柔的帮助李瞒撕开纱布。

  李瞒闻言也是安静了下来,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个温柔的水冰儿。

  水冰儿平时虽然表现得很冷清,但那也是对陌生人,对于朋友,她会更温柔。

  李瞒此时就一边欣赏着水冰儿,一边龇牙咧嘴的忍着疼痛,当然了,此时虽然肉体有些疼痛,但心里就有些快乐了。

  水冰儿当然知道李瞒此时在注意自己,但她没有在意,反而内心还有一些欣喜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  看着李瞒的伤口,好看的眉头也是轻轻的一皱,责怪的看了一眼李瞒。

  但见他正看着自己出神,水冰儿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。

  这呆子~

  水冰儿自然也责怪不起来了,只能细心的为李瞒上着药。

  而当一切弄好之后。

  水冰儿这才终于看向了李瞒,而李瞒也没再出神,也只是温柔的看着水冰儿,也不说话。

  场面就如初安静了下来,气氛在空气中发酵。

  “你~(你~)”

  两人同时张开了嘴,不过两人又同时愣住了,随即对视一笑。

  “你先~(你先~)”

  两人再次对视一笑。

  李瞒比了一个请的手势,示意水冰儿先说。

  这次水冰儿没有拒绝。

  “过几日我和月儿准备回天水学院了,你要一起去嘛?”

  水冰儿看着李瞒的眼睛,看着那漆黑的眼珠,心中微微有些紧张。

  “学院?你们是学院的学生?那你母亲怎么办?”

  李瞒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问出了疑惑。

  “承蒙你的金币,我们准备把母亲接到天水学院去救治,希望也多一点,总比这么一直吊着强吧?”

【斗罗之农药李白】网址:https://www.biquge163.net/book/DouLuoZhiNongYaoLiBai/100225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